怎样在网上赚钱家庭中“权力的游戏” 愿赌未必服输-启航网赚

怎样在网上赚钱家庭中“权力的游戏” 愿赌未必服输

作者:启航网赚日期:

分类:启航网赚

《为正义而活》是哈佛人类学博士、北京大学哲学教授吴菲于2009年在[出版的一本书。哈佛人类学教授柯博文在他的推荐中写道,“这是迄今为止世界上对自杀最严肃的实地研究”,并把这本书的观点提炼为—— “中国农村年轻妇女和老人的自杀往往是由他们家庭的不公正造成的,自杀已经成为他们追求正义的方式。”

你怎么理解这篇文章?我们将慢慢地看一下书中列举的几个自杀或企图自杀的案例。

1。爱情不能给家庭政治带来正义

何芳和康辉可以自由恋爱结婚,但他们的生活却成了村民们的笑柄。每个人都说,“什么是爱?爱情是不可靠和多变的。生活变得不那么浪漫了,所以除了战斗什么都没有了。”

何芳年轻时在杂技团当演员,康辉在杂技团当电工。有一次何芳病了,小组里的其他人都出去玩了。不管她是谁,只有康辉照顾她,给她洗被子。何芳很感动,从长远来看,两人还是很接近的。康辉比何芳大十多岁,他的家庭状况也不好。小组里的每个人都充满了流言蜚语。何芳是怎么和康重归于好的?何芳的父母也强烈反对。十几岁意味着他绝对不是一个好丈夫。但是越是这样,何芳越是觉得——为什么我不能嫁给他?

尽管为了爱情而结婚的压力很大,何芳还是没有扬起眉毛。康辉太诚实了,不能生活和挣足够的钱。何芳不像结婚前那样体贴,抽烟。何芳看到康辉变得越来越不愉快,在他不高兴的时候打了他。康辉什么也没说,就让她玩了。有时她很努力。当别人问起她的伤势时,康辉说是何芳打的。结果,所有的邻居都知道何芳脾气暴躁,是个泼妇。

一天,康辉喝完酒回来,睡在床上。何芳打完麻将回来了。当他看到家里乱七八糟的时候,他很生气,打了康辉一巴掌。康回到酒头,抓住何芳的头发,把他打死。何芳随手抓起附近的杀虫剂喝了下去。康辉吓醒了,急忙把何芳送到医院。何芳保证他打了他之后不会还击。

何芳说,我们的生活是什么?她开始囤积安眠药,与康辉争吵,并以死亡威胁他。几年后,老实巴交的康辉开始潜入城市寻找“小姐”。

在作者看来,爱情不仅未能解决日常生活中夫妻之间的矛盾,而且大大加剧了矛盾。作者说生活的真正意义是“活着”,爱不能等同于生活。

爱只是生活的理由和目的。然而,生活必须通过日常的家庭政治和权力游戏来实现。说到家庭政治和权力游戏,“道德资本”就出现了。

“何芳把为爱而牺牲视为自己最大的道德资本,而康辉把出于爱而宽容和宽恕视为自己的道德资本。”何芳认为她比康辉年轻,康辉很穷,结婚是最大的道德资本。因此,她理所当然地拥有婚姻中的话语权,以各种可能的方式批评康辉,并不快乐。

[和康辉也在积累自己的道德资本。谁愿意让妻子这样打骂?当康回来告诉别人他伤了自己时,何芳非常生气。她想不起来:这光荣吗?如果你聪明,就说你摔倒了。

但是康惠飞说,到处都是。何芳认为这是因为康辉太诚实了,他的心不在焉。事实上,康辉正在利用这一点积累他的婚姻道德资本。何芳潜意识里的愤怒也是由康辉回击她的感觉引起的,这种感觉使她在公众面前不再有那么多道德资本。

2。道德资本决定了说[语的权利/s2/]

道德资本的数量决定了婚姻和家庭之间的权力关系。它更简单也更粗糙。谁拥有更多道德资本,谁就有更大的发言权。

何芳嫁给了康辉。在婚姻开始时,她只有一点道德资本。但康辉也在积累自己的道德资本。虽然他挣不了很多钱,但作者发现康在当地的返乡条件很好。康老老实实地回去工作,让每个人都觉得有责任,被妻子拒绝和殴打,他一句话也没说。他为爱付出的越多,手中的筹码就越多,即“道德资本”。

当康辉觉得双方的道德资本实际上是相似的,也就是说,当他相信何芳不再能垄断家庭的话语权时。所以,当何芳再次扇他耳光时,他还击了。

此时,何芳和康辉之间的权力博弈已经发生了洗牌。何芳发现她的婚姻道德资本已经不足以让她继续拥有发言权。所以在关键时刻,她运用了自己独特的技能:自杀。

作者说:自杀是一个人格问题。“如果每个人都觉得自己的愿望没有实现,自尊心受到打击,预期的亲密关系遭到破坏,也就是说,如果他觉得自己在权力游戏中失败了,他可能会感到委屈,甚至会采取自杀等极端措施来赢得权力游戏,夺回自己的愿望、尊严和亲密关系。”

相关阅读

关键词不能为空
极力推荐